「电影中的吃饭视频」电影里的吃饭视频

极速100电影网

其实开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,摄像头开了半节课都没发现?我的身影迅速霸占学校表白墙。她的嘴就一直没停过。」「就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小姐姐还挺好看的吗?我现在想换一个地球生活了。我直接不耐烦地扔过去了一个拒绝理由:我最后干脆直接把他的帐号当成树洞,xxxxx」本来是句玩笑话,」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……救命!这么尴尬的事情被男神看见了怎么办?我好像低估了右友们看热闹的程度,人真的会被吓死的。

1、本文目录:

(1)本文目录
(2)电影中的吃饭视频,沉浸式吃东西的女主(完结)
(3)相关搜索

2、电影中的吃饭视频,沉浸式吃东西的女主(完结)

在上公开网课时,我不小心把摄像头打开了。

其实开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,重点是我开了接近半节课。

下课一看,微信消息直接99+。

「哥!摄像头没关!」

「孟鸢,你是沉浸式吃东西吗?摄像头开了半节课都没发现?」

咔嚓,我叼着的巧克力棒掉到了地上。

1

一时间,我的身影迅速霸占学校表白墙。

「笑死我了,这姐妹吃了半节课。」

「这节课我也在场,真的,她的嘴就一直没停过。」

「就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小姐姐还挺好看的吗?」

「楼上的,我认识她,真人更好看。」

「……」

到最后,不知道谁泄密了我的微信号,微信申请一个接一个。

真的,很尴尬,我现在想换一个地球生活了。

我一个个地拒绝着申请。

没想到还有一个挺执着的人,我拒绝了两次,他还一直给我发申请,他的微信头像是一个胡萝卜,背景是简约的白色。

你说巧不巧,我的微信头像是个兔子,背景也是白色,乍一看还有点像情侣头像。

我再一次拒绝了他,他又一次申请,我直接不耐烦地扔过去了一个拒绝理由:「网课那件事情太尴尬了,勿扰。」

他再一次发申请过来:「网课?我是抖音胡卿亦。」

我大脑宕机了一下,胡卿亦?

胡卿亦是我们学院大三的帅哥,在抖音上都火得一批的那种,拥有几百万粉丝,但他发的作品,用手指头都能数过来。

我承认我有点心动,然后就每天在抖音上锲而不舍地给他发评论,但他一句没回过,我最后干脆直接把他的帐号当成树洞,每天分享事情。

好像是前几天,我跟他发了一条私信:「帅哥,认识这么长时间了,加个微信不为过吧,不要不识好歹:xxxxx」

本来是句玩笑话,可我没想到胡卿亦他竟然真的加我了,毕竟之前我跟他说的话,他一句没回过。

我赶忙点了同意申请。

「你添加了胡卿亦,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」

我:「对不起对不起,我还以为是网课那件事情来加我的人呢。」

胡卿亦:「网课?」

我:「是的是的」

胡卿亦:「你叫孟鸢?」

我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胡卿亦:「网课我也在,没想到我们还是一个学校的。」

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……

救命!

这么尴尬的事情被男神看见了怎么办?

2

我不吭声了,默默分屏到某社交App,用小号开了个求助帖。

令我没想到的是,帖子还火了,而且评论区炸出一堆校友。

我好像低估了右友们看热闹的程度,评论区一堆追着要后续的人。

尴尬×2。

我流着泪看着右友们给我的留言,一条评论突然弹出,但很快就被吞没了,就像昙花一现。

原来很卿亦:没事,我觉得挺可爱的。

我心一惊,点开这人的主页,蓝色泡泡显示只有一天。

嗐?还是新号?

我用颤抖的手,回复了他:「亲,别这样,人真的会被吓死的。」

我关上了手机,自我安慰道:没事,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孟鸢咱别怕,那人绝对不是他。

最后他的赞直接比我帖子的赞都多。

睡觉睡觉,我两眼一闭,什么都不理,一睡就睡到了晚上。

醒来后才看到男神几个小时前给我发的消息。

胡卿亦:「图片」

我点开。

我震惊!

这这这这这这……

图片赫然是「原来很卿亦」的个人页面,不是外人视角,而是第一视角!

现在我还有什么不懂的?

那个id,确确实实!就是胡卿亦!

完了,芭比Q了,完了。

我转发聊天记录给闺蜜:配文「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!」

她特别没有人性地回我一句:「亲,这边建议直接活埋哦。」

我深吸一口气。

输字,删;输字,删……

最后终于憋出一句话:「学长,你在XX有号啊?」

他回得还挺快的。

胡卿亦:「刚注册的。」

我:「看出来了哈哈」

感谢上天……

我已经搬到其他星球了,以后请叫我孟咕噜咕噜泡泡鸢。

3

最近疫情又严重了。

大学直接封校,没有回校的都在居家隔离。

我就是那个被封在学校里的倒霉蛋。

宿舍原本四个人,回家了一个,就还剩我和另外两个人。

公开课我沉浸式吃东西那事,还真不是舍友不提醒我,主要是她俩都睡着了,还是我帮她们签的到。

这事闹得,真是巧姑娘她妈给巧姑娘开门,巧到家了。

魏玠是我们宿舍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,就连说话也柔声细语的那种,这次破天荒地笑了我接近半个小时。

哦,另一个就是建议让我直接活埋的闺蜜,喻七七。

她更离谱,直接顶着她那【霉小7】的id拉拢了几百个爱好八卦的朋友,还专门建了个微信群来催我的后续。

当然,这些都是背着我偷偷干的。

「鸢鸢,你和胡卿亦怎么样了?」喻七七问。

「滚吧你,拿外卖去了。」我推开她凑近看热闹的脸,嫌弃道。

「给我带几个帅哥的微信回来哈!美女也行我不挑!」

「一起去?」

「算了,不想,起。」

我:……

最后我胡乱在睡衣外搭了个黑色羽绒服,下了宿舍楼,走在路上见谁谁给我打招呼。

「嗨!孟鸢!」

我噎了一下。

阿sir,我不认识她啊!

最后出于礼貌,我还是应了一声:「嗨。」

待出了宿舍大门,我直接掏出墨镜,口罩一戴,帽子一盖,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封得这么严实,亲妈都不一定认识我,怕啥?

「孟鸢!」

谁叫我!

我都封这么严实了,还能认出我来?

我秉着打死不回头她就不知道我在哪的想法,赶快跑路。

直到那声音的主人,一边大声叫着我的名,一边追上了正在快步逃离现场的我。

那是一个扎着丸子头非常可爱的女孩子,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,脸色微红,声音也是软软的。

「喻七七让我把她的手机给你送过来,她说如果你见到帅哥的话,帮她要个微信,扫她的二维码。」

我心里简直要骂死喻七七了。

扫她个头啊!

这边因为小女生喊了我的名字,吸引了不少在学校里逛游的人。

「是孟鸢!」

「啥?表白墙上那个吗?」

「……」

我一把拿过喻七七的手机,撇下一句谢谢,头都不回地就向前冲。

第一次感觉拿外卖之路如此艰难。

4

点开社交App,私信99+。

喻七七那家伙还专门给我建了个话题,最新帖就是我睡衣外套着羽绒服的样子。

……

烦了。

正好上午课上完了,我就躺在床上翻着私信。

部分展示:

胭色的云:美女姐姐!我们是校友,认识一下呗!

雾散鹿遇虎:我有个朋友,她想要胡卿亦和姐姐的后续。

小米炖锅巴:小姐姐,我们好像是隔壁宿舍耶!

敷敷是个黏人精:姐妹,你这事我能笑一年哈哈哈。

叫我去学习,别玩了!:按照我看小说的经验,你和胡男神绝对会有发展!

偷听墙角:这一对我先磕了,家人们,你们随意。

如何拥有十八个男人:宝子你勇敢上,追上了告诉我如何拥有十八个男人!

南枝杨柳:大喊:在一起在一起!

荔枝鱼的鱼:姐姐给个机会!

吃不起饭的娃娃:姐妹考虑一下吃播吗?我看你吃东西真的好有食欲!

……

翻着翻着,一个陌生号码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
躺在床上优哉游哉吃着芒果干的我吓得坐了起来。

「喂?」我小心翼翼地试探。

「你好,你拿错外卖了。」对面是一个男生的声音,音线清冷中带着些许性感。

我感觉我的耳朵怀孕了。

不对……

我拿错外卖了?!

经过我的再三确认,我确实拿错了。

最近运气也忒背了点吧,真是没想到,网上的段子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经历一回……

刚好魏玠也要下去,我便提着外卖和她一起下楼,喻七七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去。

得,一人行变三人行。

别说,现在天还挺冷。

头一遭经历倒春寒,风太大,我们三个缩得跟企鹅一样,摇摇晃晃地到了目的地。

「呐,你的外卖。」我头都没抬,直接将外卖向那人的方向递了递,手顺着我的动作从袖子里露了出来。

「嗯。」是那个让我耳朵怀孕的声音!

我猛地抬头。

胡卿亦!

记得几天前我还在吐槽小说里的这种剧情。

乖乖,没想到今天就让我给碰上了……

老天爷,你觉得你很幽默吗?

5

我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地缝?地缝呢?

「孟鸢!快看,胡卿亦!」

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喻七七就先拍着我的肩膀激动起来。

废话,我当然知道他是胡卿亦!我心中暗骂。

「孟鸢?」胡卿亦眉毛微挑,轻声叫着我的名字,上扬的语气像是调情,更何况还配上一张这么帅的脸。

血槽已空家人们。

额,不是,喻七七这个傻的,刚刚叫了我的名字……

刚想骂她一句,喻七七就嘿嘿笑了声,挽上魏玠的胳膊,「那个,鸢鸢,我和魏玠看见了个帅哥,先走了哈。」

她刚刚故意得这么明显,现在不逃是想等着挨打吗?

待俩人走后,我直接破罐子破摔,强装着轻松的语气,伸出手,「你好,我是孟鸢。」

胡卿亦迟迟没有动作,我伸出的手略显尴尬,得亏我机智,迅速收手,自耳朵向上撩头发,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胡卿亦愣了一下,紧接着轻笑一声,声音简直苏到了骨子里。

他说:「抱歉,因为我心理的问题,不能和女生肢体亲密接触。」

听听,就连解释都是如此的温柔。

我点点头表示理解。

「外卖都凉了。」胡卿亦眸子盯着桌子上的外卖,冷不丁地提了一句。

我:?

「我现在去食堂,要一起吗?」

「我们两个?」我发现了这个让人脸红心跳的问题。孤男寡女,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去吃饭,这叫什么?这叫机会!

还真是有亿点小紧张诶。

胡卿亦眼眸中又染上了笑意,,「你也可以叫上你的朋友一起。」

我突然后悔了。

我为什么会问出这种傻逼问题?

碍于面子,我还是给喻七七打了个电话,「去食堂吃饭吗?」

「食堂有什么好吃的……对了!帅哥,该你出了!想吃自己去,我忙着呢,挂了挂了。」

我想笑,但憋住了,「学长,她没空。」

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被喻七七拒绝后还这么开心。

因为疫情,来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,况且现在也不到饭点。

我浅点了一碗紫菜汤,外加一个草莓慕斯。

本来我是想在男神面前表现出我食量很少的样子,可胡卿亦看着喝了一碗汤就揉肚子的我,眼神深邃,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。

「其实,你不必在我面前拘束。你平时食量没有这么少吧?」

我竟无言以对。

差点忘了,这可是看过我全程吃播的男人。

我捧着慕斯,风中凌乱。放下不是,端着也不是。

本以为这个话题到这儿就结束了,没想到男神直接将他的鸡腿盖饭推到我面前,「多吃点,以后在我面前不必拘谨。」

我的心突然不淡定起来,完全不敢直视胡卿亦满含温柔的眼睛,不知道我的脸有没有红,但我现在挺坐立不安的。

诶?男神说以后?

我忙瞥了瞥男神的方向,见胡卿亦面目平静,仿佛刚才的话就像客套话。

嗐,终究是我自作多情了。

「电影中的吃饭视频」电影里的吃饭视频

我边哭边收下了男神给我的饭。

呜呜,真是痛并快乐着。

6

回到宿舍,我躺在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春卷,激动得滚来滚去,回想着男神温柔的声音,到现在还脸红心跳。

喻七七见了,嫌弃道:「孟鸢,咱能争气点吗?」

我说:「胡卿亦真的太温柔了!」

魏玠放下书,开口道:「接下来你想怎么做?」

我维持着春卷形态坐起来,信誓旦旦,「追!」

但拿起手机我就?了,这么激动的事情肯定要分享一下!现在肯定不能再在那个App上发帖子了,毕竟男神有号。

我直接将这事情分享给了Y。

Y是我老早之前在纸飞机上飞到的校友,是个女生,我们最近聊天很是频繁,但她话不是很多,大多数都是我跟她分享,她静耳聆听。

Y:「你喜欢胡卿亦吗?」

我:「我喜欢他好长时间了!真人真的很帅!」

Y:「我也觉得他很帅。」

我:「姐妹眼光不错!」

跟Y聊完,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充满了斗志,直接社牛!

转头就跟胡男神发了条消息:「今天你请我吃饭,按理说我应该请你看电影的,但现在封校了,所以明天我带你大学校园一日游,求求你了,不要不识好歹!」

那边好像在思考,隔了几秒才发来一条消息:「少刷些乱七八糟的App。」

我:「你答应了吗?」

这次很快就回了:「嗯。」

收到消息的我,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,赶忙将截图转发给了Y。

我:姐妹!我约到男神了!

Y不知道在忙些什么,没有像往常一样很快回我消息。

7

第二天,我顶着俩黑眼圈起床。

没办法,一想到要和男神出去,我就心神荡漾,半夜翻来覆去,最终导致一晚上都没睡好觉。

喻七七和魏玠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,两个人一言不说就拿着化妆品往我脸上呼。

完事之后看镜子,我欲哭无泪。

这不纯纯的猴子腚吗?

在俩人星星眼的注视下,我苦笑,「化得挺好的,就是下回别再化了。」

就不该对她俩抱有期望。

后来,我花了老大的工夫,才将猴子腚似的脸,变得干干净净。

恢复轻爽,我朝着镜子中前凸后翘的美女抛了个媚眼,自然美才是真正的美嘛。

我要素颜出门,喻七七一万个不同意,非让我凃个口红再出去。

我坚定地推开她说:「这又不是约会。」

喻七七一副我不涂就不让我出门的样子,「那不更要重视吗?乖,涂上涂上,咱给人家留个好形象。」

我无语,形象这东西我还有吗?

早飘到九霄云外了。

最后我见时间都快迟了,就让喻七七帮我浅涂了一下,随即戴上了口罩,健步如飞地跑下楼,由于跑得太急,还差点来了个平地摔。

待我摇摇晃晃地稳住身子,抬头便撞上了胡卿亦带着笑的眼眸。

我被他看得感觉整个人都烧了起来,终于组织好了语言,放软声音说道:「学长来得挺早。」

「我也刚到。」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。

「走吧,不是说带我学校一日游吗?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感觉男神的视线一直盯着我浓密的头发。

我疑惑,下意识摸了摸头发,男神的头发挺茂盛的啊?羡慕我的头发?这不应该啊。

胡卿亦看着我的动作,轻笑出声,眼眸清亮,嘴角噙着笑。

我不自主地挺直腰杆,吸气收了收小肚子。

学校还挺大的,我也才在这儿待了一年,现在大二,大多数时间还都是在宿舍度过的。

和我对比起来,胡卿亦显然对学校很熟悉,说是我带着他学校一日游,不如说是他带着我。

我们走了很多地方,尤其是那条两旁种满樱花树的小道,风吹过,荡起涟漪,樱花瓣飘落,整条街充满浪漫的色彩。

放眼望去,全是情侣同步而行的。

本来想玩一天的,可胡卿亦临时接到导师通知,中午我们就不得不分开了。

胡卿亦真的很让人心动,一直把我送到了宿舍楼下。

在临别时,我突然大胆,面露期望地说:「学长,我能抱你一下吗?我发誓就一下!」

说完我就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,哪有一共才见过几面就向人家提这种要求的?

我深吸一口气,眼角下垂,早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。

「嗯。」

嗯?!

我眼皮上掀,根本遮不住眼底的意外。

第一次和男神这么亲密,我有些不知所措,手都不知道搭在哪里。

我把握好时间,说抱一下就真的只是抱一下。

也不是我不想多抱一会,主要是胡卿亦脸色很苍白,眉头紧蹙,就像是在强忍着什么情绪。

我这才想起来,当时和他刚见面时他说的话:「抱歉,因为我心理的问题,不能和女生肢体亲密接触。」

见他即使难受还笑着安慰我,我懊悔不已,上宿舍楼时三步两回头,直至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这个小变故让我心情很是郁闷。

宿舍里喻七七和魏玠吃着火锅,见我回来了,忙招呼我坐下和她们一起吃。

喻七七拽拽我的胳膊,「怎么样?他有没有被你迷倒!」

我摘了口罩,撇撇嘴,刚想说些什么。

俩人齐齐发出吸气的声音。

喻七七:「学长这么猴急的吗?」

魏玠:「你们……亲了?」

我茫然地摊摊手,满头问号。

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镜子,吓得整个人都站了起来,那嘴鲜红鲜红的,乍一看还真像长时间接吻后的样子。

我十分庆幸,幸亏这是疫情期间必须戴口罩,不然我今天还得社死。

口罩护我!

事实证明,出门一定要带好口罩,不止防病毒,还防社死。

8

我极力解释,但她俩就是不信。

最后我直接放弃挣扎了。

没胃口吃饭,我便走到阳台上,擦着嘴,扒着窗户往外看。

原本是想看看胡卿亦有没有离开,却见他正牵着一个女生的手。

笑容很大,没有半点刚刚抱我时面色苍白的模样,而且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笑过。

如果说在我面前,他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那在那个女生面前,他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。

我有种被渣的心怵感。

但转念一想,我俩从来没有在一起过,又哪来的被渣这一说。

喻七七见我望着窗户外出神,顺着我的视线看去,顿时气血上头,怒目圆睁,「胡卿亦这是吊着你啊!」

我想为他辩解,却发现根本没有理由。

魏玠补充一句:「那个女生是公认的校花,苏轻黎。」

听了这话,我像个瘪了气的气球,一点精神没有,泪霎时濡湿了眼眶。

望着两个人郎才女貌很是般配的样子,我的心也沉入谷底。

我回到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泪止不住地流,糟糕的心情不知向谁倾诉。

真的,糟透了。

喻七七还想说什么,被魏玠眼神阻止了,「让她哭。」

我吸了吸鼻子,打开相机,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,自拍了一张。

啧,真丑。

如果喻七七看见了绝对得吐槽:「都这种情况了,你还有心情拍照?」

我第一时间想到了Y,颤抖着手给她发了消息,顺带着照片一起。

那边几乎没有犹豫,「怎么了?」

我:「男神有女朋友了,呜呜我好伤心。」

Y:「?」

我:「刚刚我看见男神在宿舍楼下牵着一个女生的手,还笑得很开心。」

Y:「那个女生叫苏轻黎对不对?」

我抹了把眼泪,「好像是。」

想了一下又补充道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Y:「见一面吧。」

没想到这次Y自己提出要和我见一面,之前我向她提了好多次,她都没有答应。

我瞬间转悲为喜,怪不得喻七七总是说我情绪多变,甚至有时候我也搞不懂我自己。

我们约在学校食堂的二楼。

二楼是专门为学生提供咖啡等饮品和一些下午小甜点的地方。

当初我考来这里,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学校的食堂,这简直就是吃货的天堂。

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心神恍惚地看着时间。

「孟鸢?」有人叫了我的名字。

9

我闻声抬眸。

一个美女向我盈盈走来,光洁白皙的皮肤,眼眸微弯,洁白素衣,似是淡雅如雾的星光。

我被惊艳,回过神来,道:「你是Y?」

她莞尔一笑,「是的,其实我真名叫苏轻黎。」

哦,苏轻黎。

嗯?苏轻黎!

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就是男神牵的那个校花吧?

我登时眼睛提溜圆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完了完了,我都在网上给她说了些什么!

世界上真的还有我这么倒霉的人吗?

她看着我的举动淡淡一笑,眸光意味不明,甚至不急不躁地端起桃枝气泡水,嘬了两口。

反观我眼神躲闪,坐立不安。

苏轻黎笑着说:「不必紧张,我和他不是男女朋友。」

我倒吸一口气,「诶?」

良久,苏轻黎云淡风轻地解释:「胡卿亦是我的弟弟。」

她直视我的眼睛,又强调一遍:「亲弟弟。」

吃了这个大瓜,我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刚想问为什么你们两个的姓不一样时,苏轻黎就像预判了我的话一样,苦笑着说:「我们父母离婚了,卿亦跟着那个男人,我跟着我妈,随妈姓。」

苏轻黎娓娓道来,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。

「你应该知道的,卿亦抵触和异性接触,这还是因为他小时候的那件事。」声音突然哽咽。

「那个人新娶了老婆,他那个老婆虐待卿亦长达一年,直到那一次,我发现了他身上的伤痕。」

「那次之后,我和妈妈就将卿亦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,可这件事还是对他造成了阴影,他拒绝一切女性的触碰,包括我和妈妈。」

我听着苏轻黎的描述,恍惚中像是看到了缩在角落抱团瑟瑟发抖的胡卿亦。

她又说:「因为你,他在尽力克服内心的恐惧。」

我有些震惊,「因为我?」

苏轻黎淡笑,「嗯哼。好消息是他现在已经可以接受触碰女生的手了,可尺度再大些还要慢慢来。」

怪不得那天他摸着姐姐的手,像个二傻子一样。

我问:「为什么会因为我。」

苏轻黎眉峰一挑,调笑道:「妹妹,这还不明显吗?我那个傻弟弟喜欢你啊。」

我的脸霎时胀红,结结巴巴地,话都说不利索了,还想说些什么,回神之际,苏轻黎已经离开了。

我激动的心情消散后,突然沉思下来,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男神会喜欢我……

10

学校要举办线上运动会。

我直呼长见识了。

自那次见苏轻黎后,我就没怎么见胡卿亦,只是一直和他在微信上聊天。

而且他还是线上运动会的负责人,我并不想打扰他。

喻七七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最感兴趣,连报了三个比赛项目。

我表示,打死都不报。

「可以看到胡卿亦。」

「谢谢,给我报个投篮。」

……

就我这拉胯的技术,还得了个第三名。

比赛确实可以看到胡卿亦,与此同时,他也可以看到我。

当胡卿亦将我投篮的视频发给我时,我……

紧接着他又发来一条语音消息:「一会上大厅去领奖。」

就这一条消息,我捧着手机听了一遍又一遍。

最后没得奖的喻七七烦了,直接把我轰出宿舍。

到了领奖的地方,只有胡卿亦一人。

我愣怔了一下。

胡卿亦闻声,目光投向我,脸上的轻柔全都凝结在眼底,还没反应过来,一袋温热的八宝粥就到了我的怀里。

我还在感受着温热的触感,就听见他说:「吃点,时间可能会很长。」

我眨眨眼,「其他获奖的人呢?」

胡卿亦脸色复杂却不失温柔,「疫情期间,要一个一个来。」

他弯了弯腰,和我的眼睛在同一高度,目光深邃,此刻,我们俩距离近得呼吸交融。

下一秒,唇被人轻啄一下。

两个人都戴着口罩,犹如羽毛拂过般不经意的亲吻,颤动着我的心尖。

我失神了。

胡卿亦反应比我还傻,眼眸整个弯了下来,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,满脸通红,「还……还能亲吗?」

我恍惚地点点头,口罩不知何时被摘了下来,清新的气息袭入我的鼻息。

「鸢鸢,做我女朋友吧。」

见我只是怔怔的看着他,胡卿亦突然慌张起来,「我什么都会做。」

我扑哧笑出声,「怎么?学长谈个恋爱这么羞涩的吗?」

「没有办法,女朋友实在太好看了。」他又恢复了一贯温柔得体的模样,顺带揉了揉我的头。

11

我被他逗得满脸通红,赶紧转换话题,「你当时加我微信,是因为我的锲而不舍感动了你吗?」

胡卿亦宠溺地抚了抚我的头,笑道:「不是,其实我是在表白墙上看到你的。」

我逮住了他说谎的证据,恶狠狠地说:「你骗我!你说你是在抖音上加的。」

「小傻子,你给的微信号都是错的,让我怎么加?」

我人傻了。

「我喜欢你好些年了,比你喜欢我的时间还要久。」胡卿亦又悠悠地吐出一句话。

我被他的话激起了好奇心,死缠烂打地问他,可胡卿亦只是淡淡一笑,转移了话题。

每每想到我的宝贝小时候被虐待过,我就特别心疼。

那次我突然来了个特中二的发言:「你小时候被虐待的时候,是不是感觉日子都没有了光?别怕我的宝贝,现在你的光来了。」

胡卿亦的无语都要溢出来了,「是我姐跟你说我小时候被虐待过?」

我点点头,他也点点头。

怎么感觉有一丝冷意闪过……

「没有的事。」他解释。

「那你为什么不能和女生亲密接触?」我问。

「高中的时候有个女生表白不成,直接对我上手,就有心理阴影了。」

「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你的吗?就是那次,那天你刚好摔倒,手里捧着的蛋糕全都糊到了那个女生脸上,恰好也帮我解了围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那时,是喜欢你,但现在,是爱你。」

12

现在我像做梦一样。

抖音上的帅哥兼学校的男神,是我男朋友,而且他真的好会啊!

喻七七看我这么快就将暗恋变成了恋爱,她认为她也可以。

然后她就去勾搭大一的男神学弟,最后还真给她勾到手了。

天气渐暖,雨后液滴压着樱花。

胡卿亦紧握着我的手,十指相扣。

我看着樱花,突然想起一件事,拿出手机,伴随着相机的咔嚓声,凑近胡卿亦,在他唇上亲了一口。

我喜滋滋地看着成品,打算去App上参加最美樱花大赛,旁边胡卿亦眼神晦暗不明,「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亲我。」

我淡淡应声:「嗯。」

胡卿亦有些恼,揽过我的腰,「女人,你在玩火。」

我大概是病了。

我竟然觉得胡卿亦说霸总语录都这么有魅力,甚至还有些可爱。

他轻柔地捧着我的脸,嗓音低哑,「一切都等结婚后再说。」

慢慢地,我们走到了被封的校门前,墙上贴着广大学生的愿望与哀号。

「再不解封,我就要疯了!」

「解封之后,我们去看电影吧。」

「解封之后,我们去吃火锅吧。」

「解封之后,我们在一起吧。」

「解封之后……」

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张张纸条上。

春天会万物生长,希望永不泯灭,疫情终将结束,祖国终会辉煌。

还真是期待解封后的生活啊。

「正文完」

甜甜的小番外

学校解封当天,尖叫声一片。

各处拉起横幅,广播站一遍又一遍地循环着充满青春回忆的《起风了》,操场再次热闹起来。

那天,晚风温柔,灯火通明。

月光下,他在笑,我也是。

毕业典礼刚参加完,胡卿亦就急匆匆地带着我去领了结婚证。

胡卿亦不仅人帅,还温和有礼。

我爸妈也对他赞不绝口。

结婚没多久,我怀孕了。

胡卿亦满脸写着不开心,温柔如他,难得的骚了一次,「早知道我就不这么努力了。」

这次孕检,查出是对双胞胎。

怀孕期间我孕吐很严重,胡卿亦每次都心疼得不行,恨不得替我承受。

偶然间,我发现他在手机里的记录。

「我的宝贝和我有了小宝贝,好期待。」

「宝贝今天吃的饭又都吐了出来,我很心疼。」

「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,你们要是再折腾你们妈妈,出来后我绝对饶不了你们。」

……

看着这些平平淡淡的话,我抚着肚子,泪涌了上来。

真是个憨憨。

这一哭可把胡卿亦急坏了,他手忙脚乱地吻着我脸上的泪,轻柔至极。

看着他的动作,我哭得更凶了,还不忘骂他一句:「傻。」

两个孩子挺会找时间,在儿童节那天出生。

我被折腾得不轻,从产房出来,胡卿亦眼眶红红的。

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哭,感觉挺奇妙的。

「老婆。」他的声音还带着哭腔。

「嗯?」我应了一声。

「我爱你。」

「我也是。」

胡卿亦视角

那天公开课上,我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
后来她就被挂到了表白墙上,微信也被爆了出来,我心中有了危机感。

表白墙上,我偶然间看到了她的抖音id,我突然想起这个id不就是把我评论区当成树洞的那个人吗?

我加她微信,被她拒了多次。

我赶忙发了一句:「网课?我是抖音胡卿亦。」

果然,申请发出秒通过。

我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,最后一条消息迟迟没有回复,却在另一个App上看到了她的求助帖,我顶着无比显眼的id给她评论。

「没事,我觉得挺可爱的。」

这条评论好像把她吓得够呛。

我本来是想制造各种偶遇,可那个小傻子自己就送上门来了。

外卖袋上熟悉的名字,让我既头疼又欣喜,怎么就这么糊涂呢?

我给她打了电话,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她。

她好像还是这么豪爽的样子,伸出手大大方方地给我打招呼。

我有些不知所措,那只手近在咫尺,我却不敢握上去,那时的阴影让我不能和女生亲密接触,但短时间握手还是可以的。

只是,我还没来得及伸出手,她就将手收了回去。

我怕她尴尬,笑着和她解释。

她点了点头,我借外卖凉了为由,带她去食堂吃饭,她吃得好少,明明公开课上吃的东西都比这次多。

「其实,你不必在我面前拘束。平时食量没有这么少吧?」

我问了一下,顺便将我的鸡腿饭给了她。

她似乎还挺开心。

后来,我收到了她的消息。

我问她:「你喜欢胡卿亦吗?」

没错,我还有个大号,就是Y。

那边几乎没有犹豫。

「我喜欢他好长时间了!真人真的很帅!」

我看着这条消息,陷入自己的情绪,原来,我不是单向暗恋。

「我也觉得他很帅。」

微信发来一条新消息,她语气不正经地邀我学校一日游,我发笑,她才在学校待了几年?

我答应了她。

但她和我相处的时候,有些放不开,我看着她脸红的模样,忍不住想要揉她的头发。

但我发现了,她这个人有时候又真的很大胆,临近宿舍前还问我能不能抱一下,我看着她期待的眼神,不忍拒绝。

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也可以和女生进一步接触了,就答应了她。

没想到,那种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,我强忍着恶心的情绪,不让自己在她面前出丑。

但这么明显的反应,她怎么会看不出来?

我看着她脸色郁闷地上了楼。

恰好,我碰到了姐姐苏轻黎,我握上她的手许久,想看看会不会有那种感觉。

有进步,我已经可以接受长时间握手了,我难得笑得这么开心。

苏轻黎在旁边嘲笑我。

她给我发来一张哭的照片,我的心咯噔一下,接下来的内容让我哭笑不得。

「男神有女朋友了,呜呜我好伤心。」

我知道,她看见了我和苏轻黎,误会了,我主动提出和她见面。

但,去的却不能是我。

苏轻黎回来了,她告诉我,她将我的情况告诉了她,包括,我喜欢她。

之后,因为准备线上运动会,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,我和她聊天时不停地换马甲。

一会胡卿亦,一会Y。

同时接受着心理辅导。

幸好,心理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好,但还是要实践一下。

让她到大厅来领奖,我还有别的心思。

隔着口罩试探了一下,没有恶心,只有心动。

她很蒙,我却欣喜上头,不知所措。

「还……还能亲吗?」

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,一切恍在梦中。

「愿我的鸢鸢,万事顺意。」

「岁岁平安。」

「完」

3、相关搜索:

电影里的吃饭视频
吃饭电影片段
吃饭影视片段
演员吃饭经典视频
电影中经典吃饭视频
影视剧中的吃饭视频
电影里的吃饭
播放吃饭的电影
吃饭的电影片段
吃饭影视视频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